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丹霞DE博客

耳根如风谷传声,过而不留,则是非俱谢;心境如月池浸色,空而不著,则物我两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尽力干好要干的所有事情! 丹霞愿廣交天下之博友。 缺点:多愁善感型+工作型+热情型=脑子缺弦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来自中国书画市场对我书法作品和陶瓷书法作品的报道  

2015-03-14 20:25:46|  分类: 谢洪庚老师书法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谢洪庚:流行书风之回顾

2015-03-13谢洪庚

关注添加 中国书画市场,您将在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最权威的中国书画市场资讯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谢洪庚,男,1943年6月生于上海,祖藉浙江绍兴。号无果苦生、储篓斋主、会稽山人。现为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上海浦东新区政协书画会会员、国家一级书法师、江西省国防文化陶瓷艺术书画院院士、景德镇陶瓷技术职业学院客座教授。个人专著《书法》被列为高等学校教材,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(全国发行)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1992年5月,在上海朵云轩举办《洪庚个人书法展》。1991年入编《中国现代书法界名词典》,2003年入编《上海市现代书画家名录》。1986年7月入选《上海市书法展览》。1987年6月作品发表于《书法报》,1988年获《中意杯龙年国际书法篆刻电视大赛》铜奖,1988年获《黄山颂书画大奖赛》特等奖并入编1988年中华年鉴,1988年10月作品发表于《书法》杂志,1989年5月作品入选《中外草书展览》,1990年8月作品捐赠中国奥委会《第十一届亚洲运动会》,2000年9月作品收藏于《浙江嘉善吴镇纪念馆》,2001年3月作品收藏于《陈从周园林艺术馆》, 2003年8月,作品捐赠《上海市首届红十字书画义卖作品展》,2005年11月作品收藏于《孙道临电影艺术馆》,2005年11月应邀为浙江诸暨檀香庵题写《大雄宝殿》金匾,2009年5月为常州三圣寺题写《藏经楼》、《法堂》、《得大自在》等三块金匾。2011年秋,陶瓷书法作品入选《红色摇篮,千年瓷韵--2011景德镇当代陶瓷艺术展》并入编在该大展作品集和《2011年景德镇国际陶瓷艺术节-全国首届陶瓷书法作品展》,2012年5月入编《海派书画家名典》,2014年4月作品入编《本土与景漂-景德镇当代陶瓷艺术作品集》。

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书法,玩的是一种性情 。所以,每一幅书法作品的产生,都是作者情感流露的结晶。书法中的点画、线条、结体和章法,都是作者创作情感的载体。历朝历代和现代的书家们,都在为造就书法艺术的今天和明天,而不懈地、辛勤地耕耘着。当今时代正逢盛世,无论是政治、 经济和文化,都处在发展的全兴期,书法艺术也一样,也蕴育着良好的发展契机。于是乎,人们竞相率性,把书法创作当作一种“把玩”,率意而为、逸兴而作,给当代书法吹来了一股清醒之风。先贤说“笔墨当随时代”。然而,书法性情的表达并非易事,先入者便成为时代的拓荒者,既需要前卫的意识,还需要十足的勇气。率意而为、逸兴而作的成败,更需要接受推敲和检验。对于新生事物,我们应该给予大力的支持和鼓励。或褒或贬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大可争鸣,任何全盘肯定和全盘否定的态度,都是不足取的。上世纪末本世纪初,中国大地上刮起了一股书法创新风,后来发展成为“流行书风”。于是,有人称颂,有人否定,莫衷一是。然而,随着历史的进程和发展,我们再回过头来重读专家、学者对流行书风的相关评论是大有益处的。现将当年笔者学习《书法报?书苑杂谈》的心得归纳整理之后在网上发表,以与广大博友和书法爱好者们共飨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一、在处理技法层面和书法内涵的关系方面,流行书风存在着认识上的偏执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福州著名学者朱以撒先生指出:“书法艺术的复杂,在于它的外表是以技巧出现,而内部却需要勾联多向学科。这只能说明,试图单一走向的努力是徒劳的。”朱先生又指出:“古代的书家认为书法越学越难,因为要更深刻、到位地反映心灵,的确要求表现程度越来越高、越精。如今认为学书容易,三年五年,都称为书法家。在某种程度上,书法艺术已经暗示着技术至上,依靠技术来进入书法艺术的内部,这样的想法、作为多了起来。”(原载2002.3.4《书法报》)

山东大学蒋维崧教授指出:“一开始写字还看不出来,以后越来越觉得不读书,没有传统国学修养就上不去了,这是经过历史证明了的。现实中的例子很多。”(原载2002.4.1《书法报》)

福建已故书家潘主兰《素心斋艺谈存录》说:“有的人死后还留名,而有的人在世都已被人忘记,艺术不能随意为之。艺术也不能靠吹拍拉,不能靠出几本书来宣扬。搞艺术要讲品德、学识。”潘先生还说:“真正称得上书法家的人不多。如今当书法家,成大名家很容易,古人都望尘莫及。”(原载2002.3.25《书法报》)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
从朱、蒋、潘三位先生所说的话来看,书法确实需要用学识修养来支撑。书法一旦离开了学识修养的支撑,就会变得十分渺小。学习书法需要下真功夫,需要多读书,需要坐山修道,需要刻苦钻研,需要道德品质。作风要正派,不能搞小圈子,也不能靠吹拍拉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
二、创新不能有悖于传统,不能赶时髦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
山东大学蒋维崧教授指出:“艺术总是要创新的,这一点我们同创新派没有矛盾,问题是怎么创新。有人以为创新就得来个面目全非,把一切旧的推倒重来。有人实在无计可施,就搞丑、怪、狂、野,这是自毁传统,自毁艺术。”(原载2002.4.1《书法报》)

于曙光先生在《继承传统走创新之路》一文中说:“从‘流行风’书法的形态上看,书风粗狂,漫不经心,伸胳臂伸腿,东倒西歪,粗枝大叶,以夸张、变形、扭曲为‘快感’??????好象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人专心学书法, 马马虎虎就行了;好象人人都是心浮气躁,有些玩世不恭??????这不是书风败坏是什么?由此可见,‘流行风’是一种病态,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创新??????显然是偏离传统轨道的。”(原载2002.3.4《书法报》)

爱新觉罗?曼翁先生说:“人贵有自知之明,要恰如其分地评价自己,明白自己还有哪些不足之处,再加以努力进取,切忌自高自大,误以为满足,那就害了自己一辈子,阻碍自己再进步。”曼翁先生又说:“时下的青年,在学书法、绘画等方面,喜欢赶时髦。写出来的字,不像字,也不像画,自家认为很满意,认为这是‘创新’。经常互相吹捧,更是在吹捧之外,大事赞营,以求名利。这是一种歪风,吾人引为隐忧。学书法、绘画、篆刻等艺术,都必须读书,以帮助艺术上的提高。否则,没有境界。”(原载2002.2.18《书法报》)

台湾著名书家黄金陵先生说:“而目前的书道发展却受社会名利环境的影响,其静心定位的功能性,已陷入现实名利争夺的技巧表现层面上。在功利的前提下,以媚俗的,破残的所谓‘新意’的表现,已污染了书法心灵空间的环境。在提倡环保的今天,心灵空间的净化是刻不容缓的。”(见黄金陵著作《书道禅心》)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
上述所言再一次提示我们,学习书法一定要倡导高尚的学风,努力净化自己的心灵空间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
三、学书法当有远心,莫为时风所左右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晏如阁论书说:“学书为雅事,可以畅情,可以养性,可以坚志,可以疗俗,可以安寿。”又说:“所谓‘时风’,乃一时趣尚志风也。今日为人重,明日为人轻,不能久远。学书当有远心,莫为时风左右。”(原载2002.2.18《书法报》)

章祖安教授说:“书有骨始清,有筋方厚,用笔、结构有出人意表侄美则奇。古雅则全凭学养,四者备而杰作成。”章先生又说:“玩‘丑书’的人都以傅山‘宁拙毋巧’说为理论依据。但是,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把握‘宁拙毋巧’的含义。傅山的意思是:一般的巧与拙,两者皆不完美,实在达不到大巧,就降其格以求拙。傅山在很多地方都讲过大巧若拙,可见不是不要巧,而且还要大巧。诚然,大巧若拙,这里的‘拙’,当是自然拙,亦是一种高妙的境界。而当代书坛所谓的‘拙’,其实是做作,是故意拙,极不自然,故不美。”。”(原载2001.12.24《书法报》)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古人学习书法、绘画是为雅事,是为赏玩,是为乐事。宋人欧阳修学书不为名利所惑,但求自得其乐,故自不必为取悦时人而烦恼。此等境界,当为近世之楷模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 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四、初学书法,取法一定要正,一定要高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庄希祖先生在《取法乎上与流行书风》中说:“古人云:‘取法乎上,仅得其中,取法乎中,仅得其下。’现在取法乎下,只能以下下而告终,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。”庄先生又说:“其实,‘取法乎上’的‘上’,应该是尚好、尚高,而不仅仅是尚古。唐楷是魏碑由粗到精、由不成熟到成熟的发展必然结果,是魏碑多种尝试下殊途同归的最佳模式。由此观之,‘取法乎上’的应该是唐楷。”当有些人以“尚古”为名宣扬流行书风时,庄先生还说:“而当今流行书家们连魏碑尚嫌不古,还要再上追,去发掘,去师法更古的,而不是更好的,其结果页可想而知。”接着,庄先生指出:“丁文隽早在《书法雅言》一书中阐述得极为明白:‘六朝碑版多半各字美丑互见,宜择其结构奇巧,点画灵妙者学之,不可玉石不分,逐字临摹。其中亦有只能学其神韵,而不可学其形体者。如魏《王基碑》、晋《爨宝子碑》及北魏造像题记之大部分是也。此种碑版,初学者不可临摹,惟可于学有根底之后,偶而学之,以供情趣穷变之资耳。’??????技法永远是基础,是书家抒情达意,表现书家气质神彩的必不可少的手段,是步入书法殿堂的阶梯。??????书法技法的摒弃就意味着书法艺术的消亡。”当有人借“师法民间书法”为由,企图拾取“简牍、残纸、断碑、破砖”等已早被古人遗弃的粗野、散乱的“美”时,庄先生又指出:“是的,古是够古的。但古的不一定都是好的。对于文物学家来说凡是古的或许都是有研究价值的。但是对于书法家来说则必须要有选择有取舍,对于初学者来说尤其如此。”(原载2002.6.17《书法报》)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是的,自古以来学习书法都强调师古法。但对于古人留下来的东西,也需要有所取舍,不加思考,甚至拜垃圾为师,岂不可笑。马宗霍先生《书林藻鉴》说得好:“书以晋人为最工,亦以晋人为最盛。晋之书,犹唐之诗,宋之词,元之曲,皆所谓一代之尚也。”(原载2002.3.4《书法报》)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如上所见,许多教授、学者们对流行书风的出现是持否定态度的,在一定程度上说,是给予了严厉的批评的。然而,批评是清醒剂,对书法的今天和明天是大有益处的。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谢洪庚陶瓷书法作品
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来自中国书画市场的报道 - 三馀堂逸人-洪庚 - 储篓斋、三馀堂逸人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